葡京赌侠诗|2016最权威的葡京赌侠诗全年资料大全

潮音草舍诗存别集

  李隐尘、阮次扶、陈元白、全敬存、王澄斋、马康侯、王吟香等诸大邀太虚过汉皋,谈藏缘起义者兼旬,今将返沪摄影留别,乃题一偈以喜

  飞梦汉江尘,一谈微远因,影中同现影,身外独呈身;

  了了心无住,澄澄意更伸;随流得其性,来往海之滨。

  答王黻彝

  惟心惟太虚,而无太虚量,存量以为心,幻现太虚相;遂立太虚名,

  还以翳心镜,逐此相与名,宁识太虚性!太虚非形相,君何形相搜?

  太虚非名字,君何名字求?太虚非闻见,君何闻见留?太虚非,

  君何论?太虚非魔佛,君何魔佛分?太虚非大小,是君心小大;

  太虚非太虚,是君心变带。君虽不是渠,而渠实是君,故君渠与亲,

  莫能解其纷。君知渠是君,是君无复渠,无渠君亦无,惟心惟太虚。

  凭吊沩仰寺寺基为众说偈

  庐山绉而瘦,沩山皴且肥,善哉唐司马,肉山名入微。

  翠韵陇阡落,白烟林谷飞,冬树未秋色,幽峰含明晖。

  钟磬遥响空,松杉寒映扉,烧痕辨遗址,梵宫是耶非。

  临风一陨涕,纵横沾裳衣,诸禅愿努力,重增佛日辉!

  在沩山上供说法

  当年踢倒净瓶,今日挥来秃笔,要识大沩家风,牧牯锸锹仍昔。

  从炉炼圣烹凡,不辞金银铜铁,且来担瓦挑泥,人人一齐着力!

  访雪峰太虚洞示芝峰

  吾无隐乎尔,何处不呈身!世界亦非果,微尘焉所因。

  题天童玲珑岩之水月亭并序

  禅讲律净以究真,经忏斋焰以应俗,此互融交摄之中华佛化,惟天童具备之,楞伽总持之。今夏,余应请来寺讲此经,净心老和上导游玲珑岩诸胜。上攀洞,登水月亭,了然圣凡依正皆自心现量之旨。空清水碧,潭月,彻见微尘如帝珠网,光影重重涉入无尽。顾局脊一太阳系之内,计我计物,种种虚妄分别,其何足以窥普门之妙境哉?爰说偈以示来者,冀同游楞伽性海云。

  心海藏,诸佛常寂光,鳞甲羽毛体无别,山川木石用全彰。

  本来未有一丝隔,出进何须两脚忙?水月重重普门境,现前亲证绝思量。

  满四十八说偈回向外祖母张周氏母吕张氏获增安乐

  堕世年复年,忽满四十八,众苦方沸腾,遍救怀明达。

  仰止唯,完就在人格,人成佛即成,是名真现实。

  三宝歌

  人天长夜,黮闇,谁启以?

  三界火宅,众苦煎迫,谁济以安宁?

  大悲大智大雄力,南无耶!昭朗万有,衽席群生,功德莫能名!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二谛总持,三学增上,恢恢法界身!

  净德既圆,染患斯寂,荡荡涅槃城!

  众缘性空唯识现,南无达磨耶!理无不彰,蔽无不解,焕乎其大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依净律仪,成妙和合,灵山遗芳型。

  证果,利世,焰续佛灯明。

  三乘圣贤何济济,南无僧伽耶!统理大众,一切无碍,住持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教旗颂

  若问佛法何所指?三藏教诠五乘理。说明情器聚,循三杂染转五趣。

  有情修学从何始?三皈五戒为基址。出世要依三法印,五分法蕴证。

  大乘行果更难思,历三僧祇五位居。法相探精奥,三性五法提纲要。

  三谛真俗中善巧,法华五重玄义妙。大方广佛华严经,三观五教宣圆音。

  三身五智佛果证,净密禅俱摄尽。愿令佛法僧三宝,速遍五洲常!

  玄奘大师设利罗序并颂

  夫佛教之所极者,天下无得而称也。出形数之表,绝言思之,涅槃莫非增语,真如实际犹是假名。矧夫缘生碍色,幻化遗尘,高原鹿渴之波,流水空华之影,宁有智者受其诳乎?释太虚曰:此言似矣,然未足焉。盖缘起性空,故离一切相,离一切相故体绝圣凡;性空缘起,故备一切法,备一切法故德殊染净。三世诸佛,十方,常证性空,不离缘起,三祇百劫,六度四心,四八妙相,相相,六三梵音,音音无尽。为增长净信故,凋彼色身;为不舍迷情故,示斯灵骨。梵语设利罗,华信坚灵珠。采逾宝石,质比金刚,充盈天上,遍满龙宫象窟,持以大雄大力,熏以大愿大悲,元功默赞,恒有德之是亲,变化无方,惟真诚为能感;乃无始终慧光所晶结,不思议净德所集成也。其从佛出家禀戒住世者,数居三宝,位登四依,或证人空,或通法际,虽未成佛之所成,亦既见佛之所见,神昭奕代,德备群生,为世福田,由来尚已!今者、异趣轮中蕴空同昧,竖身我执弥坚,不有超奇之胜相,难成仰信之净缘。况末法之比丘,非应真之罗汉,命系死魔,须凭,衣披坏色,犹缚根尘,离相求真,已属知二五而蒙一十,趋无遣有,不几避弱水而投烈火;咸有觉性,未可错疑,自非阐提,孰不加敬也哉!粤稽金龙喷浴于迦维,越棋三十,白马驮来于震旦,得年二千。从彼西北,渐兹东南,则康僧会吴都设坛,降释尊之舍利;刘萨诃鄮山感梦,涌育王之窣波。均藉妙应之征验,用为弘显之权舆。迨李唐贞观间,有玄奘大师者,生具冲夷之德,簪抽髫龀之年,独身万里,屡历危穷,茧足五天,浑忘劳悴!尔乃胸罗三藏,弥畅般若之风,心符五观,湛深瑜伽之教;持来梵经,部数七百,译成华字,卷逾一千。唱究竟之无得,善逝分明,致象胥而来朝,皇古希有,实堪之师,岂徒一国之宝──奘师圆寂,高闻之叹曰:朕失国宝矣!为罢朝三日──?宜其肉骨坚凝,素丹棼错,硕大,弥纶者也!今有般若精舍昱山杜多者,定入那伽,瞩云汉而高蹈,心游圆觉,乐泉石而隐居,遂感定如、守清二师为外护焉。定师童年入道,苦行律身,胁不沾席,唯本分之叩参;臂堪为灯,空身相而供养。守师戒圆宝华,檀满补萝,倾来净血,印弥陀而写华严,舍尽幻身,追药王而证。几度桐柏、清凉,名山朝遍;此番峨嵋、兴教,灵宝求归。昱师、定师,乃严饰安供焉。予与昱杜多旧深道谊,新缔德邻,因蒙垂示曰;“此玄奘大师舍利也”。余乃深观谛察,口议心维,其数为三,其形为椭,其色红白,其光莹洁,殆所谓仙露明珠未克方斯朗润,松风水月未足比其者欤!敷以华台,经于星纪,永惭非器,未瞻妙神。仰古德之高深,念吾友之精苦,聊述倾葵之情,唱为喤引,尚蕲生华之笔,赞以鸿词!性相常住,非古非今;法界,即境即心。

  唯大,立极;惟大慈悲,圣师垂则。

  繄我支那,挺生玄奘,仪型迦文,精持三藏。

  履瑜伽地,炳般若光,灵珠晔晔,奕世芬芳!

  是宝明海,是大圆镜,是舍那体,是弥陀性。

  守清得之,定如供之,昱山塔之,太虚颂之。

  因陀罗网,重重涉入,一摄一切,一切一摄。

  炽然庄严,性自;炽然赞叹,性离言说。

  但如是观,莫分别思!大地佛子,敬斯仰斯!

  大林寺大殿奠基说偈

  彻金刚际,是场;敷。

阅读全文

第三章:穿越 初遇天明

  (这一世,她的灵魂充满的悲伤,下一世,希望能被真情所净化。学会人的是非,学会人的情仇。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被命运的锁住,逃脱吧。每个人都拥有自己选择命运的!)——by沫沫

  “好冷,这是哪里?”沫璃自感觉自己躺在一个万年的寒冰里,冰冷冰冷的。身体下意识的缩了缩,还是很冷,尽管很不想睁开眼睛,但还是不得已的睁开了。

  一个陌生有熟悉的面孔放大版的出现在眼前,谁呀?似乎是杀手本能的条件反射,右腿踢出,因为头脑还处于模模糊糊的状态,这一脚没用多少力,然后猛一个后空翻,迅速的和那个不知名的人,隔开一定的距离,满眼的看着对方。

  看着被自己“踢”出老远的身影,沫璃问道:“你是?”那个模糊又熟悉的身影,沫璃好像在哪见过,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了。

  那个身影模模糊糊的站了起来,一边揉着头一边不满的道:“诶,我们好心救了你,你怎么打人呀!真是的。。。”正当那给身影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被沫璃吃惊的声音打断了:“荆。。。荆。。。”只是沫璃“荆”了好久,还是不敢相信!

  那什么熟悉的身影,就是,《秦时明月》里的天明!神马东东,沫璃不敢相信,自己撞上哪门子鬼了,竟然玩起了穿越!尽管有些不相信,但沫璃不得不肯定,眼前的人就是荆天明!“荆什么荆,我是天明!你呢?”尽管对眼前的女子有些不瞒,但天明还是问道。

  “我竟然没死?”沫璃对着不知是什么地方,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天明有些无语道:“你当然没死,这大沙漠里,你一个人晕倒在那里,我和大叔看见了,就救了你。”

  杀手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冷静,拥有着杀手的沫璃,在清楚不过了。冷静下来的沫璃,想了想,其实,穿越过来也没什么不好的,自己知道剧情,看我不把《秦时明月》好好一番,要不让上辈子就亏大了,沫璃心里是这么想的。

  以前自己的亲人是不用当心的,那个人已经答应了自己,不会在自己的亲人,虽然,杀手协会不是个好东西,但那个人的信誉还是可以信任的。那么现在自己要作的就是,把这个世界好好一番,既然已经穿越过来了,那么以前的事就不要在回忆了,不在是杀手了,那么现在就在就要做真正的自己。

  “你好,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我叫沫璃雪,叫我沫璃就可以了。”想明白了一切,沫璃已经开始渐渐的接受了这个世界,上辈子,被命运所,那么,这一辈子,自己一定要命运,因为自己知道剧情!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可惜,沫璃还是不知道,她的命运已经。。。。。。

  天明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疑问的道:“你好。你怎么会一个人昏倒在沙漠里?”

  “额。。。我也不知道,以前的记忆似乎都不清楚了,一醒来就在这里了。”我装,我装,我再装,这是沫璃的潜台词。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那么,沫璃将不在是以前的沫璃,以前的“夜冥”已经死了,现在,沫璃要以自己身份活下去,那么,性格也自然变回了真正的沫璃。那个爱打闹、爱捉弄人、爱。。。

  天明似乎很惊讶沫璃的失忆,转过身去,问一旁一直没开口的盖聂道:“大叔,她好像失意了。”诶?因为天明的话语,沫璃才注意到,旁边竟然还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傻子也能知道,这是剑圣盖聂。可惜,沫璃就是装傻:“天明,那是谁呀?”

  一提到大叔,天明就一个劲的夸耀:“我的大叔呀,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啦,他可是当今的剑圣,而我就是剑圣的唯一传人,天明!我的大叔带着我。。。”

  天明还想继续说,就被沫璃不耐烦的打断了:“得了,得了,剑圣的唯一传人,你的大叔叫什么名字呀?你总不能让我叫他剑圣吧。”

  正当天明想说:“你连我大叔都没听说过。”就见沫璃转身对着盖聂说:“盖大侠,久仰大名。在下沫璃,有礼了。”说完,还向身后一脸吃惊的天明作了个鬼脸。

  没想到天明却一本正经地说:“切,我就说嘛,怎么会连我大叔,这么有名的人物都没有听说过呢。”

  “在下?你是习武之人?”盖聂依然绑着一张脸,对沫璃说。

  沫璃看了看周围,一片沙漠。眉头微皱,对盖聂严肃的道:“会一点剑术和弓。希望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有所帮助。”沫璃接下来要经历的是一场战斗,沫璃和盖聂2人对抗秦兵,天明就不算了,他能杀几个?(这正是秦时明月的第一集,看了沫璃是要从头开始呀。)

  “战斗?你怎么知道?”这一次,盖聂的表情终于有些吃惊了。本来盖聂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恶战,但没想到在大战将临,却发现了昏倒的沫璃,盖聂心软,便救下了沫璃。哎,幸好盖聂救下了沫璃,要不然,等一下可就惨了。

  沫璃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不远处,神色凝重的道:“来了,我主攻,你天明。不知道还剩多少。。。希望能熬过这一节吧。”说完便看向不远处看戏的两人,班大师和墨家巨子。嘴角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自言自语道:“好像会很有意思。”正当盖聂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秦军的大兵就已经来了。

  站在远处的的巨子,看见沫璃朝着自己这个方向看来,并且流露出一丝不明不白的笑容时,不经有些惊讶。低声对身边的班大师说:“那个女孩好像发现我们了,她不简单,回头派人调查一下。”班大师只是回了一句是后,便不在出声,专心致志的看“戏”去了。

  如果沫璃能听到巨子的话,那么她一定会跳起来,毫不示弱的说:“你查呀,你查呀。我你查不到。”是的,沫璃没有说错,巨子是查不到什么,一个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人,在这个时代又能查到什么呢?

  “哇”尽管在电视里看到过,这一群兵马,浩浩荡荡的样子,但沫璃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在现场的感觉绝对比从电视里看更有视觉冲击,那真的是“千军万马”的气势(其实也不能说沫璃没见过世面,在现代哪还有大战的军队呀)马蹄一奔来,沙尘一飞扬,模糊了视线,只觉得,对方少了分至敌必胜的勇气,却多了分见到强者的懦弱。

  (大战要开始了,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夜冥”沫璃下一章要大展身手啦!)

阅读全文

1潮音草舍诗存

  千里关山两芒屐,半瓢风月一闲身;(古句)于徐自适烟霞性,往返天台雁宕频。

  汗漫九垓上,踽踽已忘秋。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

  (古句)裁云持衲补,渡海取杯浮。了却看山愿,天涯足迹周。

  秋杪书怀

  竹愈清臞人愈瘦,吟魂憔悴诗难就;阶砌寒蛩剧可怜,呜咽犹自鸣宵昼。

  忆昔艳春候,芳草成茵铺锦绣;炎炎盛夏时,手摘芙蕖香满袖,秋来灵岩攀,古桂野菊开岩岫;而今一一凋零尽,回首不禁生感叹!

  忽闻山鬼在旁揶揄笑,嗤君徒探三藏妙,幻境尚未知,焉能窥玄奥?

  不见云:万法咸从妄识熏,变成种种相,迁流寒暑分,一切形声无非自心之影响,是以譬之干城兼镜象,达者于此不追想。

  吾闻其言确且切,冷地回思思亦绝,吁嗟乎!

  物理荣与枯,心外原是无;迷头认影枉为境界风所驱。

  莫更道木樨秋香,芙蓉冬妍!请观天上月,今年何减昔年圆?

  自题小影

  十分相似幻耶真?普印千江月一轮。我不是渠渠即我,身离于影影同身。

  几时剃染成僧相?何处丹青着色尘?万法了知皆意象,不妨呼作假名人。

  和圆瑛兄闽海舟次韵

  偏觉月光今夜清,披襟小立嫩寒生。参差两岸荻芦白,灼烁一江星斗明;

  笛里离愁吹不尽,舟中浅睡梦难成。每逢客频思返,返得家乡更悄情。

  读六祖坛经

  漫道卢能不识丁,坛经最著祖门庭,讲堂妙释风幡诤,终古丽日星。

  寄陆镇亭翰林用圆瑛兄韵

  欣从笺锦挹清光,绮似云霞冷似霜;儒雅风流近寥落,唯公诗卷发奇香!

  笔管城髡砚积灰,吟怀今被好诗催;学他贾岛骑驴背,一手为敲一手推。

  偶成

  灰飞葭管又将春,学道依稀未识真;唯佛能知因,无尘可出始超尘。

  梦中悟梦重迷梦,身外非身恰是身;渐已当前无一物,白云空翠冷相亲。

  各有苍苍一块天,青岩冷抱白云眠;浮华我不怀,明月何须计缺圆!

  山里寻山山合笑,影中顾影影相怜;突出金刚眼,觉后空空无大千。

  晓行

  出门犹自问西东,笑我入中,隔岸芦花飞欲尽,朝霞引着一轮红。

  初晴即景

  浮云散尽见峰峦,暖坐任意观,竹翠松青无限景,谁能上毫端!

  冬暮舟过九折岩

  一舸冲波上,行经九折岩;篙头三尺湿,峰髻一轮衔。

  微韵生寒溜,斜风横片帆;蒹葭盈两岸,望似白云缄。

  舟中莫夜

  滴残更漏梦阑珊,两岸乌啼酸;起看繁霜白蓬背,冷冷水逼一灯寒。

  舟过汶溪

  野航过我此三回,已是薰风欲放梅;文种宅知何处是?武陵溪色费疑猜。

  一湾水入山中去,两岸山移水底来;转忆前番秋夜好,芦花映着月明开。

  清溪晚眺

  山臞皆,水冷欲生皮;叉手风前立,婆娑战不支。

  和云泉慨世诗(戊申)

  世乱乘桴浮海游,几年鸿爪九垓周。临风一洒忧时泪,吐气将为泽国湫;

  宝剑腾辉无限意,金瓯欲缺不胜愁;图南未展垂天翼,惆怅茫茫五大洲!

  即事

  今早雨还今晚晴,凉阶唧唧乱虫声,秋云淡白山青紫,且坐溪头看月生。

  舟中即景

  猎猎风声两岸芦,碧溪清浅一舟孤,斜阳影里枫千树,半幅秋山好画图。

  闻蛩

  寒月一窗初有光,孤灯冷对坐昏黄,短吟长啸总无赖,愁听秋蛩鸣两廊。

  深夜

  独坐寒宵尽,寒宵忽已深,一灯冷相对,惆怅去来今。

  秋晓

  簌簌风生北,曈曈日出东,空庭闻木落,秋老寂寥中。

  送别

  大江秋老雨丝丝,偏是别离逢此时!看到渺茫云水阔,征帆几片顺风吹。

  中秋

  一生能有几中秋!应对月明捐尽愁;数点残云断不续,碧天无际望悠悠。

  答惠敏

  望断吴山一发青,诗筒遥寄若为情;教人最是销魂处,寒雁月明三两声。

  秋菊和僧度韵

  但向霜篱敦晚节,不同桃李斗容姿;后雕岂独推松柏,木落林空乍放时。

  游虎丘与吴中友人同作

  踏遍山隈又水隈,梅应笑我鹤应猜。世界浑无住,文章不易才。

  天女散花何处室?生公点石此间台。而今一觉繁华梦,惨澹斜阳照古槐。

  寓甬江东用前韵答吴中诸友

  遁迹安然不自猜,禅关近筑甬江隈,遥望日落登高阁,为看潮生独上台。

  唯是我人能爱我,是真才子解怜才;得君俊逸清新句,月下沉吟倚古槐。

  偕惠敏善亮游鸡鸣寺(己酉)

  春风弄衣袂,得得一登临,龙种欲何觅,鸡鸣且共寻。

  台城一悲古,世界几回今;不见月湖月,惟闻流水音。

  扫叶楼题壁

  莽莽神州此一楼,凭栏须是最高头。三山隐约窥天外,万里苍茫入眼悠;

  牛斗已无王气射,禹畴空有乱云浮。登临恍读伤心史,遥对莫愁无限愁!

  秋江晚眺

  江上一为眺,江干争渡喧;日沉帆倒影,潮落岸留痕;

  枫老丹霞映,波晴白雪翻。薄寒忆归去,灯火见前村。

  寿八指头陀六十

  几经吟座拜翩翩,染得衣香久更鲜。黄面老今年六十,白毫光满界三千,

  偶从禅意得诗趣,不住中流况两边!八指名成寿无极,恒河沙数未能诠!

  清溪晓坐(庚戌)

  一片迷离断后魂,可怜欲觅已无痕;心香缕缕难为价,识浪微微别有源。

  度世偏宜成石佛,前身应是侍祇园。根尘恰似空华歇,独向清溪听晓猿。

  偕栖云由沪赴粤舟次

  九死痴魂还作梦,一生知己不多人(借句)。

  岂无大泽名山隐?何事轻尘软浪亲!

  幻海飘蓬余结习,乱云笼月见。

  赍将万斛明珠泪,槁立斜阳独笑颦。

  长寿寺为羊城巨刹今没为市廛遗趾犹有可辨赋此志感

  可怜烟绿尘红市,旧是谈空说有场;长寿不堪成短命,几回经此涕淋浪!

  羊城光孝寺六祖发塔及风幡堂在焉今大半沦为茶酒之肆怆然有作

  风幡非动镜非台,一物都无是本来;五叶灵花开已萎,谁能培此旧根荄?

  赠别

  悠悠一遥别,落落两无言;不向江干送,怕闻江上猿。

  和毋楚愚金陵怀古

  不堪回首大江东,霸业空余气尚雄;千古废兴归野哭,九州吹息尽雌风。

  腥膻未许灵波涤,天地终遭毒雾蒙;一片河山残照里,好看无奈不禁红!

  白云山能仁寺小憩

  花木蔚然。

阅读全文

以爱为主题的作文_化学元素周期表_纪凌尘追阚清子

  摘要:华为mediapad10fhd秦时明月之唯我独尊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教师参考书原来是刘师兄和曲师兄大驾亲自到来跟帖@小花猫在没有二胎的俱乐部可能有些的地方昨天过生日喝醉了...

  以爱为主题的作文

  化学元素周期表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天的比对查找,于得水终于找到了一个符合信息的老人,名叫“杨长振”,家住丹东市振兴区春六某单元,如今老人已经过世,但其妻子的籍贯是长海县,名叫“赵”。

  将赵老人户籍里的几张照片都打印出来让赵奶奶辨认,虽然分别60余载,但当赵奶奶看到户籍照片,还是一眼认出了妹妹,她双手捧着妹妹的照片,泪水止不住往。

阅读全文

2-1潮音草舍诗存外集

  太虚归自五羊重来补怛至般若精舍由昱山君绍介清话弥日临别作七律六首赠之湛庵豁宣

  垢面狂奴笑口开,壮怀奇抱仰君才!雄图早见神龙首,侠胆曾登说剑台。

  顾命金汤三藏在,方时铅椠五羊来。相逢先问曹溪事,扫叶临风吊几回。

  (余失)

  赠太虚印光

  太虚大,何物能相掩?白云偶尔栖,当处便[音+甚]黯;

  吹以浩荡风,毕竟了无点,庶可见近者,莫由骋骏贬。

  太形段,何处能着染?蓦坌起,直下亡清湛;

  洒以滂沱雨,彻底尽;方知从本来,原自无增减。

  赠太虚方粹彦

  三岛蓬莱宅谪仙,悠扬广乐奏钧天。华严法界原无上,兜率层居未觉圆。

  了性因缘更刹那,威仪经曲矗三千。吾鄞前哲分明语,应识在者边。

  赠太虚用粹彦韵章勺泉

  家家看属地行仙,只有情天少恨天。默祝年来春健在,欣看花好月长圆。

  无邪怕读诗三百,可欲休言字五千。珍重匡庐结莲社,鸳鸯常浴佛池边。

  叠韵答太虚章勺泉

  同日霓裳咏众仙,围炉呵冻乍寒天,皈依心何忍,传引高僧说自圆。

  毕竟阙疑存夏五,何妨谰语有秋千?惭予老眼馍糊甚,知道相思在那边!

  新历元旦试笔怀太虚章勺泉

  冬季春初两序经,梦魂何日得安宁?黄花冈无眼,紫竹林中地有灵。

  我已龙钟难雨化,谁能鹿逐不云停!吁嗟治乱寻常事,大士慈悲莫涕零!

  赠太虚吴又吾

  太邱道广共钦驰,我识荆州恨已迟。虚白室生心自彻,软避迹谁知!

  先因后果都休证,流水高山孰与期!生子不甘为仆隶,可能衣钵付吾儿。

  太白诗名中外驰,枚乘般速马般迟。虚心师竹才还敛,傲骨如梅品可知!

  先睹鸿文兴景仰,每聆雅教慰心期。生平不愿封侯印。汗马殊勋笑健儿。

  太虚由补怛返甬赋赠湛庵

  毒雾蛮烟影响言,曾参奇被冤。劈开世界全球假,痛饮曹溪一滴源。

  祖远有图明教定,道高无碍退之原。佛门种草品,洁出泥淤溺是援。

  放香吟啸宴歌离,风壮南薰解愠时,新雨欷欧三叠曲,乱云高挂一瓢奇。

  雾藏豹隐山中适,沂咏联蝉海上知。独惜情才明日别,送行聊写数行诗。

  感怀寄太虚上人穆郎

  海上秋风厉,中原未息戈;音书胡久绝,君病已如何?

  一剑飘零尽,新诗别恨多;艰虞同杜老,哀时泪滂沱。

  赠太虚闭关和原韵湛盦

  昂藏正少年,回头早已堕诗仙,才人多被聪明误,开士知几理解圆。

  清听六时莲漏永,好舒五色笔花鲜;著书立说男儿事,海内非徒发白怜。

  无计抱道忧,一瓢高挂此山头。大填恨海原禽妄,小隐扃关绝世求。

  勇退自难存傲岸,权可屏交游。何堪化作中秋月,圆照沧溟汇百流!

  摩挲竿木擅登场,落落胸襟括短长。遁入白华闲玩世,祇怜黄鹄老参方!

  天悭屈宋悲同志,古有钟俞本异乡。沉沉亦何碍,认真毫忽不曾伤。

  庐山莫拒今淘汰,我辈偏偏末劫来;季法难摧魔力盛,半生多病热心灰。

  升沉似子终为道,天下何人不望崖?如此风云如此止,千秋重见石门才。

  同上郑昂生

  曾在名山住一年,穷乡福地判凡仙。九州灰烬微生物,万劫金瓯几缺圆!

  海外而今闻鹤警,专诸无术进鱼鲜,群生刍狗宁唯我,碌碌庸庸剧自怜!

  既抱西河痛且忧,更无一术出人头;家贫粟向河侯贷,行苦糜思牧女求。

  闪烁名曾灌我耳,清闲地早饱吾游。殷勤试效眉山老,带镇山门流。

  今古兴亡活剧场,凭人较短与争长。河山大地皆妖气,殿阁连云仰上方。

  自是君身饶佛骨,从来海国胜仙乡。前生我亦灵山种,坠落暗自伤。

  蝴蝶千年谁,光阴一掷再难来!分寸间,死后泥洹骨肉灰。

  遍地铜驼悲翳棘,回头铁马勒悬崖。(亦作勘破尘缘都是幻洞,知亦非台)

  君如功成日,许我旁参学善才。

  同上汤遁盦

  遁迹空门不计年,灵山会上侣群仙。云藏佛顶峰皆古,月照禅心影共圆。

  万念抛时风落寞,六根净处水澄鲜。岂知世界潮流急,满目滔滔剧可怜!

  半生常抱杞人忧,转瞬红颜换白头。良友偶然方外得,闲情还向静中求。

  自从宦海惊残梦,曾记名山赋胜游。我欲从君听说法,江河无奈尽横流!

  闻说梅岑古道场,天海化日正舒长;烟波浩渺空三界,香火因缘动十方;

  于今留,蓬山枉自托仙乡。沧桑时局原无定,独有虫沙最足伤!

  琳宫绀宇郁崔嵬,裙屐联翩来。但使明心能见性,未妨历劫任飞灰。

  有因自尔生诸果,无物何从着点埃!欲向参寥谈妙谛,愧侬不是大苏才!

  同上昱山

  一座枯禅懒问年,圣凡不住况神仙?尘封竺典经窗冷,气暖胡床宝月圆。

  勺水无源日即涸,大沧得脉久能鲜。梦中说梦胶投漆,白牯狸奴见也怜。

  泥牛入海木童忧,泪浸凌霄太岳头。般若有生且有死,涅槃□住更无求。

  六通三脱闲家具,七宝众香化佛游。浪激禹门才绝世,凤毛麟角少同流!

  人身一个戏场场,间观看短长。懒去烟城参上士,且居寂域饮陈方。

  了知古月即今月,不择何乡是故乡。说法云兴浑易事,少林落寞最悲伤!

  万境当前冤莫敌,看他事事者元来。轮王富贵涂成炭,学士文章败若灰。

  定水磨清销孽镜,智珠照破摄魂台。言言纵似昆岗玉,只奈阎魔不爱才!

  同上憨杜多

  掩关我已几三年,道术如君凡与仙。行止逍遥天地阔,卷舒自在圆。

  三生石上情缘结,百尺竿头禅味鲜。衣里明珠谁荐得,横肩云水故人怜。

  沉沦动心忧,宝筏明明古渡头。根钝难闻微妙法,智高还向此中求。

  闭关为续宏明集,立志曾经汗漫游。行到其间暂借问,波涛万顷断空流!

  及第心空选佛场,频歌漫唱法音长。道高十丈魔千丈,谊切同方行有方。

  伣伣深愧无学术,茫茫何处是家乡?蓬关空守三更月,露白风清暗自伤。

  胸怀自笑无根据,面目从兹失本来。金口三界梦,木鱼敲破万缘灰。

  性天皓洁悬孤月,心地拂镜台。君是佛门诗,文章原有大雄才。

  同上佛支

  灵山一会在当年,夙学何殊谪降仙,沧海桑田多变改,涅槃固同圆。

  掩关读佛心常寂,握笔谈禅理转鲜。未睹吾君真面目,今观雅作自堪怜。

  海外清风吹百忧,定中明月挂心头。花香鸟语天然乐,山色溪声不待求。

  多少劳生空自昧,胜境只浮游。闻君深入圆。

阅读全文

第一章:介绍 沫沫独白

  hi,大家好,还记得沫沫吗?沫沫这个名字,有一些读者是不是很熟悉?是的,我就是《吸血鬼骑士之血花慢舞》里的沫沫。不认识的,也没有关系,我再次的介绍一下,沫沫的全名:樱花语下的寂寞。在这次的故事里,我的简称就是沫沫,以后大家可以直接叫我沫沫。

  沫沫先介绍一下接下来这一部小说吧,这一部小说是沫沫的第二部小说,也是一部动漫同人,(发现沫沫非常喜欢写同人小说。)《秦时明月之唯我独尊》讲的是一名现代的冷血杀手,作任务时,被人有意谋害,却无意之中穿越到古代动漫《秦时明月》里。历史因为她的到来,而改变。

  在这个时代中,让他感受道了真正的亲情、友情,以及爱情。原本冷血无情的她,遇到了真正的伙伴,感受到了温暖的亲情,和那个深爱自己的人,以及自己珍爱的人。一切的一切都在改变这她,她的到来,不是意外,而是――之中,一切已经注定!

  天堂和没用我选择的,只有我被选择的命运。

  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这部作品的版权与转载权。因为沫沫的第一部作品,被一些小说网站非法转载过,就这事,忙了沫沫好久,停更了好几天。所以,在这里故事还没开始,沫沫必须要放出狠话,提醒一下,未经沫沫本人的同意,一切小说网站,转载!否则,沫沫将不惜一切代价,追究到底!沫沫不会加v,大家在小说阅读网看,又何必要去其他的网站看呢?

  多余的话沫沫就不多说了,下面就来介绍一下本文的女主角啦

  姓名:沫璃雪(沫璃家族)

  性别:女。

  性格:忽冷忽热。

  武器:夕阳鞭、黄昏弓。

  身份:现代杀手。(在家、流沙、墨家都有着极高的地位。具体情况,沫沫先留点悬念。书中见答案吧!)

  介绍:浅紫色的长发,幽蓝色的双眸,沫璃家族唯一的女儿。本人的性格,十分的爱变。没有固定的性格,前一秒和你有说有笑,说不定,下一秒,你就是一具尸体啦。但是在被她认可后,也就是和她成为朋友,在她心中有一点地位时,她就会不惜生命的去自己的亲人、朋友。会将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示出来。但是,真正能得到她的信任,得到她的认可,实在是太难了。

  她在现代中,有着“夜冥”的称号。当今天下,最厉害的杀手,做任务从未失败。“夜冥”夜空之中,冥王天下。死亡的称号。虽然是杀手,但她从来没有杀过,不该杀的人,她明白,每一个生命都有着自己的资格。做一个不眨眼的,被天下人、讨厌,又有谁愿意呢?

  关于主角介绍,我们就到这里啦。其实,沫沫也是一个同人迷,就是因为天天看同人小说,才想来写写小说的,可惜,沫沫的天赋有限。成为大作家,沫沫也没有指望过。只是希望,有人看到我的小说,喜欢就好。沫沫不奢望什么,只是希望,有粉丝们在背后支持我,每次写文文,都是想着,有喜欢沫沫文文的人,在等我!要努力,用自己的努力,来换取回报。

  做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同人迷,每一次看到一本穿越小说里,有很多的自创人物,或者是什么假名真名之类的,沫沫的头都大了,记不住名字呀。相信在座的朋友们也有这种情况吧!沫沫也是,所以,沫沫并不想创一大堆名字出来,只是希望,能把剧情写好,写的丰富一些,有时候,好的文章,在与情节,而不是人物多或少!

  下面要说的就是更新时间的问题了,之前沫沫也提到过,沫沫还有些一本小说,然而另一本小说,的更新时间是一周2更或3更,如果这一本也是2到3更的线章,那么时间上,是不允许的,沫沫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所以沫沫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周一周的轮着来,这一周更这一本,下一周就更另外一本。当然,咱们在字数上,也是不变的,每一章是2500到3000字,如果沫沫有时间的线字以上的。沫沫尽量争取一些时间来吧!

  沫沫最期待就是暑假,沫沫先在已经六年级下册了,这一次如果放暑假的话,沫沫是没有作业滴,那样的话,沫沫就可以天天更新,而且是3000字以上哦。当然,那只是在家长准玩电脑的情况下。不瞒大家说,沫沫的视力也是一直不好的,还和家长吵了好几架。

  沫沫的爸爸妈妈就是因为学习和视力这俩方面才不让沫沫玩电脑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家长不让沫沫写小说。还说什么小说都是些不正看的,都是些什么垃圾,天天对着电脑,伤眼睛。学习才是最重要的。沫沫不这么认为,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空间,即使做为亲人也不能!

  一开始,家长不让沫沫写小说,还和沫沫吵架,为此沫沫感到非常的伤心,有好几次都想放弃自己的作家梦,但是沫沫无意之间看到了一句话,把别人的嘲笑,当作自己实现梦想的动力。那时沫沫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写好小说!让更多的人知道沫沫的小说!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小说不是垃圾!

阅读全文